当前位置:主页 > 龙之谷私服 >

00后最惨应届生:投200份简历,找不到一份工作

“前些年的毕业生都要纠结,要考研,要出国,还是要工作?今年大家的思想就比较统一了,要坚强。”李诞的一句调侃,收获了来自“秋招人”的共情。

2022年的秋招,俨然成为2023届准毕业生们的“战场”:有人吐槽简历被挂,有人感慨面试被刷,那些手握一个乃至多个offer的“幸运儿”,评论区大多被“接好运”“接offer”刷屏。

焦虑的不止“后浪”,还有工作同样没有着落的2022届毕业生。

他们中的一些或许只是缺少一点点运气——在上一个秋天谈好的工作,却在毕业季“不翼而飞”。

被动失业的她们,不得不接下公司“变卦”的苦果。

01

“拍毕业照当天,我失业了”

6月27日,学校组织了毕业照拍摄,张维的学生时代进入倒计时,她即将成为“新晋社会人”。

那天南京很热,阳光也格外刺眼,拍了一上午后,张维出了一身汗,头发也黏在一起。尽管如此,和小姐妹一起拍照的她还是很开心,为了保证成片效果,张维中午特意回宿舍洗澡洗头,还重新化了妆,准备“下午再战”。

按照原计划,她将于两天后前往位于包邮区的某座城市,入职一家房地产企业。

没想到的是,拍完毕业照,张维却突然收到了hr的消息。hr表示,由于公司的经济效益不好,半年业绩仅完成不到三成,要和签约的应届生解除协议。

张维懵了。

她的专业是环境设计,对口的就业方向,主要是设计院和房地产企业。

读研期间,张维曾和朋友在一家设计院实习,“每到快下班的时候,老板会过来布置新的任务,一拖就到七八点,变成了义务加班。”

设计院“钱少事多”,张维和同学们都更属意房地产企业。秋招投递了一百多份简历后,这份月薪一万出头、离老家比较近的工作,让她比较满意。

2021年下半年以来,房地产行业裁员动作频频,张维有点担心,但暂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,此外,年底、3月和5月,hr曾几度发消息给她,称工位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过来工作,甚至六月初,hr还帮忙建群,让校招生可以一起商量租房。

没成想不到一个月,公司突然变了卦。“我一直担心的是入职不到一年就会被裁,没想到没入职就被裁了。”她吐槽道。

图源《四重奏》

张维向校招签约的同事们求证,发现大家也接到了裁员通知。她甚至还算幸运——部分毕业流程走得快的同事早已从山西、内蒙古、湖南等地出发,在公司附近租好了房子,仅房租一项,押一付三就要近万元。

公司方面只愿意给张维3000元的补偿,已经租好房子的同事拿到的补偿稍高一些,但也没能覆盖租房成本。

张维和同事原本打算维权。咨询律师后,他们了解到,因为尚未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,被毁约一事不适用劳动仲裁,只能向法院起诉。起诉能够拿到一个月的薪资作为补偿,但非常耗时,周期起码要三个月,律师费也要5000元左右。

维权一事不了了之,只能自认倒霉,重新找工作。

同样被放鸽子的,还有在广州某家社交媒体公司实习的方亭。

去年10月,原本就在这家公司实习的方亭拿到了offer,岗位是品牌代运营,拿到offer,到被毁约间的9个月,她一直处于实习状态。

方亭的工作内容根据项目的需求调整,有时负责整个站点的运营,有时负责和网红对接,“工作强度和内容和正职是差不多的,涉及到广告投放和招商,正职花费的精力会多一些。”最忙的时候,她一周要加班三四天。

解约发生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周一。

“那天我正在工作,hr找我去会议室聊一下”,方亭意识到hr可能要聊解约,果不其然,“进去之后hr说,因为部门业务原因,团队需要调整为资深精英人才为主的模式,所以要和我解约。”按照三方协议的约定,公司赔偿了5000元。

回想起来,方亭对于解约一事早有预感。

图源《四重奏》

端午假期结束后,龙之谷私服,她发现自己工位后方空出了六七排座位,原本在那里办公的部门被裁撤,只留下个别人;她认识的一位师兄从某互联网大厂跳槽而来,做某一品类的海外直播运营,入职不到半个月,就因部门优化调整被裁员。

彼时的方亭也曾担心过自己的工作,但“没想太多,感觉可能性不大”,真到了毁约这天,有点措手不及的她失眠了一整晚。

公司方面给了一周左右的缓冲期,方亭一边交接,一边投递新的工作,到离职前,她已经调整好了心态,洒脱地开始了一场为期十天的旅行。

02

“工作地点、岗位,和offer不一样”

去年11月,毕业于湖北某双非院校的李冉在秋招中收获颇丰,手握来自传统运营商、互联网大厂、房地产企业和初创公司的多个offer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